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形婚后才知道

发布时间:2021/09/03   阅读次数:3594    来源:形友网    作者:形友网
当第一次迫于压力妥协,为了让父母安心选择形婚的时候,我以为这样就是结束,我只需要偶尔扮演一下妻子的角色,偶尔回家看看父母,人前装装恩爱的样子。其他时刻我依然自由,我会陪着我真正爱的人幸福的度过余生。

形友网采访实录



 

“当第一次迫于压力妥协,为了让父母安心选择形婚的时候,我以为这样就是结束,我只需要偶尔扮演一下妻子的角色,偶尔回家看看父母,人前装装恩爱的样子。其他时刻我依然自由,我会陪着我真正爱的人幸福的度过余生。”


张娟挺着大肚子坐在沙发上,这是她的第二个孩子。略显松弛的皮肤、浓重的黑眼圈以及那肿的像大象般的腿都在诉说着她的疲惫,没有了精致妆容的遮盖,她看起来脆弱又憔悴。

“我看起来很丑吧?”张娟露出苍白的笑容,不同于第一胎,这一次怀孕她的妊娠反应很大,从第三个月她就开始吃不下东西,没日没夜的呕吐,严重时甚至出现了胃出血,女朋友因为要工作没办法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而她名义上的“丈夫”才和她吵了架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


“你说,我如果最开始勇敢一点,干脆的告诉父母我不喜欢男人,现在会不会过上截然不同的生活?”张娟望着窗外连绵不断的细雨喃喃道,不知是说给我听还是说给自己听“要是当初没结婚就好了......

我喜欢女生,我很早就知道,但我们家是典型的中国式传统家庭。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只能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跟所有人一样我按部就班的读完小学、中学、高中甚至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我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是大家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大学之后,我越发听父母的话,考进了体制内。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让父母满意,而是因为愧疚。我不敢说出我的秘密,我不敢告诉他们,我喜欢女人,更不敢告诉他们,我交了女朋友。


陈露是我的大学同学,她是第一个知道我秘密的人,也是我的女朋友。从大一开始我们在同一个班级相识,到大学毕业。她带给了我太多的惊喜和改变,我们一起去看电影、旅游,跑到各种奇怪的网红店打卡拍照。她教我化妆,我陪她打游戏。大学的氛围很好,当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告诉室友我和陈露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第一反应不是嫌弃、厌恶,而是祝福。那个时候我握着陈露的手,甚至产生一种错觉。这个世界对我们没有那么多恶意,而有陈露陪着我,我有勇气对抗全世界。那是我唯一一次想要告诉父母,我出柜了。


那是2015年的国庆,隔壁的邻居哥哥跟父母出柜了,我坐在客厅里,厚厚的墙壁挡不住旁边传来的吼声与哭声,嘈杂混乱的声音与电视里阅兵的声音交杂成一张密网,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当第一次迫于压力妥协,为了让父母安心选择形婚的时候,我以为这样就是结束,我只需要偶尔扮演一下妻子的角色,偶尔回家看看父母,人前装装恩爱的样子。其他时刻我依然自由,我会陪着我真正爱的人幸福的度过余生。”

 

“我看起来很丑吧?”张娟露出虚弱的笑容,不同于第一胎,第二次怀孕她的妊娠反应很大。女朋友因为要工作没办法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而一直照顾他的丈夫彭程此刻虽是一脸心疼,却爱莫能助。“我还以为形婚是结束,没想到是开始。”

 

1

 

 

我喜欢女生,我很早就知道,但我们家是典型的中国式传统家庭。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只能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跟所有人一样我按部就班的读完小学、中学、高中甚至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我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是大家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大学之后,我越发听父母的话,考进了体制内。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让父母满意,而是因为愧疚。我不敢说出我的秘密,我不敢告诉他们,我喜欢女人,更不敢告诉他们,我交了女朋友。

 

陈露是我的大学同学,她是第一个知道我秘密的人,也是我的女朋友。从大一开始我们在同一个班级相识,到大学毕业。她带给了我太多的惊喜和改变,我们一起去看电影、旅游,跑到各种奇怪的网红店打卡拍照。她教我化妆,我陪她打游戏。大学的氛围很好,当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告诉室友我和陈露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第一反应不是嫌弃、厌恶,而是祝福。那个时候我握着陈露的手,甚至产生一种错觉。这个世界对我们没有那么多恶意,而有陈露陪着我,我有勇气对抗全世界。

 

那是我唯一一次想要告诉父母,我出柜了。

 

那是2015年的国庆,隔壁的邻居哥哥跟父母出柜了,我坐在客厅里,厚厚的墙壁挡不住旁边传来的吼声与哭声,嘈杂混乱的声音与电视里阅兵的声音交杂成一张密网,压得我难以喘息,看到身边父母讨论起这件事时不理解的神情和语气,我彻底打消了出柜的想法。

 

 

2

 

工作后我依然和女朋友在一起,但家里给的压力也越来越大,22岁没结婚没人觉得有什么问题,可到了28岁还是单身,你就会成为邻里们茶余饭后的谈论对象,而亲戚们也开始牵线搭桥,好像我没有结婚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事。为了让父母安心,也为了躲避邻里探究的目光,我开始在网上找可以形婚的对象。来来回回见了很多人,而彭程是其中最合适的人选。我们困境相似,又有着同样的需求。几次见面后,我们便确定了要形婚,虽然在具体事宜上还是会有些冲突,但最后我们都会默契的选择让步。毕竟,为了应对父母催婚,我已经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精力,我只想赶紧结婚结束让这一切结束。

 

彭程的父母对我很满意,可是我爸妈却不满意他,我只能一次次的劝说他们,一个多月后爸妈才松口,同意我们“再处处看。”我终于松了口气,从我被催婚以来,我没有一刻时间属于自己,被亲戚拉着相亲,自己还要找时间去找形婚对象。在有了彭程这个“男朋友”之后,他们才停止了对我的狂轰滥炸。我有了机会和陈露在一起,像大学时那样去享受属于自己的时光。

 

2015年,我和彭程两家开始商量结婚的事宜,看着双方父母欣慰的笑脸,我和彭程的脸上只有苦涩。我知道结婚典礼不可避免,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婚礼的当天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热闹和喜庆,父母、兄弟、公公婆婆每个参加婚礼的人脸上都带着由衷的笑容,除了作为新郎和新娘的我们,我感觉自己像个机械的机器人一样。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接受着众人的祝福,一步不错的走完婚礼整个流程。

 

婚后生活像我预想的一样自在,我和彭程默契配合,只要没有熟人去拜访我就会住在我女朋友那里,白天我们各自去上班工作,为我们将来的生活打拼,晚上我们腻在一块儿,一起做饭、聊天,那段时间我很满足,我觉得形婚是值得的,我不用找各种借口搪塞父母无休止的追问,不用面对邻里探究的目光,不用应付亲戚过分热情的“牵线搭桥”,而我的形婚对象也如此理解我,选择形婚反而让我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

 

直到生孩子的事像当初催婚一样被提上日程。

 

我和彭程第一胎都还没有生,身边二孩家庭却逐渐增多,家里的“催生大战”越发紧迫,我和彭程开始不得不考虑生孩子的事。其实我们之前也曾讨论过,我知道这一关躲不过,却多少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我想或许,或许我们可以不要孩子,或许父母也不会催促呢。而

现实轻易打碎了我的幻想,我们开始备孕,按照网上关于受孕的文章的流程,我们一步步严格执行——测体温、测排卵,在排卵期内将彭程的精液注射进我体内,垫高臀部帮助受孕,然后静待结果。

 

连续4个月,备孕失败。

 

一次次的尝试磨光了我的耐性,我破罐子破摔像往常一样查看早孕试纸的时候,纸上却出现了一深一浅两道杠——我怀孕了。我长舒一口气,却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难过。一开始孕肚不显,我还能做些简单的工作,四五个月后行动越来越不方便,我便在征得彭程同意之后,让陈露搬到了家里照顾我。怀孕之后我感觉自己的情绪很不稳定,总是莫名其妙的感到难过,和陈露聊着聊着就会想哭,也会冲着彭程发脾气,如果不是他们一直陪在我身边,耐心的开导我,这段最难熬的时光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度过。

 

20192月,孩子出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婆婆高兴的抱着孩子,妈妈则在身边陪着我,我看着婴儿那亮晶晶的瞳孔却在想,我到底是在为谁而活这一生呢?我按父母的期待做了个听话的孩子,好好学习,认真读书,考上大学考进了体制内。按社会的期待结婚生子,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无人在乎我愿不愿意,我只是在这个社会所期待的目光下生活着。

 

 

我的生活又回到了刚结婚的时候,我和彭程互不干扰自己做自己的事。不同的是,我们身边多了个小团子,她会发出软糯的童音,会睁着湿漉漉的眼光打量着这个世界。陈露在这期间像我一样无法承受在自家里的压力开始寻找合适的人形婚。而我和彭程则仿佛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我们一同应对着父母的各种盘问,一同守护着我们的家庭,至于出柜,我们都没想过。

 

我们经历过太多,更清楚这个社会是什么样子,人们总是高举宽容的大旗,一边喊着“我们包容这世间的一切”,一边容不得别人与他们有半点不同。

 

在一年多后父母提出生二胎的想法时,我和彭程选择了接受,其实选不接受也没用,我本来就别无选择,我只是经常会觉得迷惑,我不过是有一个不被她人理解的秘密而已,我没有伤害任何人,也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但是为此我却要用自己的一生来编织一个弥天大谎,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付出这么多只为和大家一样,到底值不值得。

 

 形友网采访实录,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xinghun.love

热门文章

01.徐太太的故事

02.形婚形式婚姻需要考虑的10个问题

03.你有能力结婚吗?

04.大多数人都逃不掉结婚生子成家的生活步骤

05.形婚你需要知道的事情

客服热线

0731-85050126

在线客服

手机交友

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